黄鹤楼云烟等烟草披上中草药外衣,国家控烟办

作者: 金融理财  发布:2019-10-07

摘要:黄鹤楼云烟等烟草披上中草药外衣 药效存疑 为了扩大销量,一些知名烟草品牌正试图通过添加中草药的方式,给有害健康的烟草披上“保...

摘要:控烟院士事迹介绍说,他在卷烟减害研究上取得了重大突破。这是不可能的。在近日由中国预防医学会、新探健康发展研究中心与中国控制吸烟协会联合召开的两会代表/委员控烟座谈会上,国家控烟办主任杨功焕尖锐地指出,20多年前美国烟草企业就知道此研究无效但不...

黄鹤楼云烟等烟草披上中草药外衣 药效存疑

  “控烟院士事迹介绍说,他在卷烟减害研究上取得了重大突破。这是不可能的。”在近日由中国预防医学会、新探健康发展研究中心与中国控制吸烟协会联合召开的“两会代表/委员控烟座谈会”上,国家控烟办主任杨功焕尖锐地指出,20多年前美国烟草企业就知道此研究无效但不公布,还被法院判决故意欺骗,“降焦绝不等于低害。低焦油烟是烟草企业精心策划的宣传策略,误导了很多人”。

为了扩大销量,一些知名烟草品牌正试图通过添加中草药的方式,给有害健康的烟草披上“保健”的外衣。

  去年年底,中国工程院正式对外发布54名新增院士名单。随后,以“卷烟减害降焦”为主要研究方向的新晋院士、中国烟草总公司郑州烟草研究院副院长谢剑平被网民质疑,国家控烟办主任杨功焕更是直斥烟草院士的出现“是中国科学界和中国工程院的耻辱”。

不少控烟人士在接受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指出,烟草企业是在用 “调制出来的芳香气息和编造出来的保健功能”忽悠消费者,这既没有科学依据和国家标准,也违反了国际公约,甚至存在进一步危害健康的可能。

  杨功焕向记者表示,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关于吸烟健康风险的信息被广为宣传,吸烟者对健康的日渐关注使许多人戒烟,或者考虑戒烟。面对吸烟者对健康风险的日益关注,烟草行业决定把烟民对健康的担忧转化为商机,在上世纪60年代末推出了“淡味”和“低焦油”卷烟,鼓励关注健康的吸烟者转吸,而不去戒烟。上世纪90年代末,中国烟草产量已经开始下降,烟草业为扭转这种颓势,推出减害降焦策略。

多位专家建议,国家药监局应对烟草制品中加入中草药等添加剂的行为进行管理。

  “所有的科学研究都表明,在过去50年中,卷烟设计的变化,包括加过滤嘴、低焦油和‘淡味’等,并没有降低吸烟者整体的疾病风险,却有可能阻碍预防吸烟和戒烟的努力。”杨功焕在向记者描述烟草行业所大力推进的“减害低焦”战略时使用了“骗局”、“伪科学”的字眼。

多个品牌打“中草药”牌

  而谢剑平在其《在卷烟“减害”研究领域求突破》一文中曾认为,“减害降焦是我们烟草科技工作者的责任和使命”。

“烟草业正通过添加大量化学物质增香、调味、添加各种中草药,并以‘有利健康’、‘增强活力’为诱饵,来增加烟草制品的吸引力。”22日下午,在一场以控烟为话题的讨论会上,新探健康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王依群说。

  这正是谢剑平的研究方向,探索有中国特色的卷烟“减害降焦”法,并引入中草药,选择性降低烟气有害成分,研制开发“神农萃取液”。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查询了多个知名烟草企业的官网。

  记者了解到,当选院士前,谢剑平已三度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早在19年前,他已成为“烟草系统有突出贡献专家”,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

在红云红河集团的官方网站上,“云烟·硬珍品”的口味特点是“融合了辛香、木香及花香的韵调,加入天然药物提取物”。

  《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中指出,在烟草制品包装和标签上使用“低焦油”、“淡味”、“超淡味”或“柔和”等词语具有误导作用。作为公约的缔约国之一,中国已承诺将采取措施禁止类似的误导信息。

在湖北中烟工业有限责任公司的网站上,“黄鹤楼(感恩)”的产品内质被介绍为“以中医香薰原理及祛火理论为基础,全面添加自有香精香料基地科学提取的本草活性物质”。

  杨功焕认为,烟草院士的出现以及当前烟草业宣称的“减害降焦”战略说明了两大问题:中国的烟草业政企不分,以政府名义出台“减害降焦”的策略,误导其他政府部门,协助推行“减害降焦”战略;中国政府对涉及健康的低危害烟草制品研究缺乏管理。

王依群认为,卷烟制品中添加中草药的还有采用中草药添加技术的“中南海”蓝色风尚卷烟;添加新型天然植物提取液——神农萃取液的五叶神牌卷烟;添加“金圣香”提取液且具有中医药“保健功能”的金圣牌卷烟等。

  对此,杨功焕建议,国务院应把“低危害烟草制品”的研发审批权从国家烟草局移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局。同时,参照国际经验和我国食品药品管理规定,国家食品药品检验局(FDA)应制定“中国低危害卷烟制品”的研发和上市的管理规定,组织对这类制品的健康效应的评定,对申请上市的“低危害卷烟产品”的科学证据进行审查,并由食品药品监督局批准是否上市。国家食品药品检验局(FDA)公布受理的“低危害烟草制品”的研究设计和研究结果,由社会监督。

“初步统计,烟草制品添加的中草药,有罗汉果、金银花、蒲公英、甘草等数十种之多。”她说,烟草企业正在利用添加剂来增加烟草制品的吸引力,针对的人群主要是青少年和女性。数据显示,这些和中草药沾边的卷烟品牌的销量非常惊人。

  除了国家食品药品检验局外,杨功焕认为,其他几个部门也应当承担起相应职责,比如国家工商总局和国家质量监督检验局应强化职责,针对各类所谓的“低害卷烟制品”及其误导宣传用语进行清理,以避免误导公众;卫生部应开展监测监督,建立观察队列,了解人群中使用低焦油卷烟,或各种“低危害卷烟”后的总体健康状况的变化;科技部也应加强对“危害烟草制品”研发的管理,参照国际上对“低危害烟草制品”管理规定,制定“低危害烟草制品”研究的证据类别和证据标准。

新探健康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吴宜群称,去年我国卷烟销售量增加3%,利润主要来自高价烟。黄鹤楼、云烟等均为2010年一类卷烟累计交易量前十位的品牌。

让更多人知道事件的真相,把本文分享给好友:

在2011年初召开的全国烟草工作会议上,国家烟草局局长姜成康透露,去年全年有15个品牌商业批发销售收入超过200亿元,其中云烟超过400亿元。

更多

违反《烟草控制框架公约》

在烟草制品中添加中草药,是否真的可以减少烟草危害甚至能起到保健作用呢?答案仍是未知数。

一位曾就职于卫生部政策法规司的副司级干部告诉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并非添加中草药就一定有益健康,而且目前除了少数药食同源的品种,添加其他中药品种都需要审批。

“更重要的是,中药结构复杂、研发难度大,即使添加的是好东西,但在经过燃烧后,在高温反应下出现什么新物质,还有没有好的功效,甚至有没有毒性,谁都不知道。”上述副司级干部表示。

王依群则指出,曾有研究检测135名中草药卷烟的吸烟者和143名普通卷烟吸烟者的尿液,发现中草药卷烟吸食者和普通卷烟吸食者体内的尼古丁水平或致癌物质水平没有差别。

尽管中草药的功效尚无定论,但有一点是肯定的,这一行为已违反 《烟草控制框架公约》(以下简称《公约》)。

今年是中国加入 《公约》第六年,根据《公约》第四次缔约方会议上通过的决议:烟草制品中旨在增强吸引力的添加成分应当被管制。

  • 共2页:
  • 上一页
  • 1
  • 2
  • 下一页

TAGS:药效中草药披上云烟黄鹤楼烟草存疑外衣

本文由藏宝图论坛发布于金融理财,转载请注明出处:黄鹤楼云烟等烟草披上中草药外衣,国家控烟办

关键词:

上一篇:京师93号原油每升涨至7
下一篇:没有了